Acheron.

叫做铩羽,叫鲨鱼就行了。主凹凸,偶尔不正经的写写画画。

随便摸点鱼……很烂。

大半夜画了眠大大的ene雷设定,超喜欢岚大大的小短裤!!刷lof的时候因为ene雷太可爱了于是突然爬起来画画——悄咪咪 @眠@提不起劲 大大,半夜打扰真的是十分抱歉!!

P1是给自己画的人设。鲨鱼=shark,我觉得警戒线的设定很适合鲨鱼…咸鱼帽子的设定是因为我是个垃圾咸鱼。
P2是地狱年龄最小的恶魔,没扫清楚。
P3,4都是最近摸的凯莉dalao…因为没按照官设画所以有很多bug无视就好了——

用了一款列表推荐的手机扫描软件…挺好用的虽然扫的不是很全。
金他真可爱啊炒鸡喜欢他的箭头→
想保持这个画风觉得这个画风好像还挺不错的吧。

【梗】Rain.

日常随便写写,因为看到一些dalao发文自己闲不住了【bushi】。
最近准备多写写梗,算是为同人文做点准备吧,如果是我的话,肯定写安雷——或者瑞金和双安【不知道双安是什么的——好吧是安迷修和安莉洁】安艾也会写写吧。
安哥和雷狮的设定我还没写,以后大概会补上的。
请你们记住此人主凹凸。
好了不废话了,肝文吧。

——————分割线——————

【Rain.】

薄云渐渐增厚,把太阳的光芒严严实实的遮住了。透出的灰蒙蒙的水雾在空气中飘荡着,带着一丝丝天空边缘的味道。

【雷狮,快下雨了。】
安迷修神色焦急的拿着手机,用纤细的手指不停地在手机屏幕上嗒嗒嗒的打字。
屏幕上还是没有显示已读的消息。
【你在哪呢。】
安迷修又发了一条消息。
没有回答。
那个身影,像是突然就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一般。
因为他的到来好不容易变得喧闹华丽的世界,有因为他的消失变回安静平凡。
就如他自己。

安迷修用左手的食指按了按眉间,收起手机,撑开伞向前头黑暗的小巷走去。
“雷狮……”
【我会找到你的,在雨停之前。】

——end——

【某鱼好心提示,不是刀,大概。】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这里很高。”他说。
“这里是伦敦塔桥。”我说。
“我知道英国有一首歌,是关于伦敦桥的。
“My dear lady……”
他周遭的风景不再是伦敦蓝色的天空,而是如伦敦城失火时,漆黑的夜。
“Where are you……”他漆黑的眼睛留下一行血泪。

“你有你该去的地方,塔罗尔。
“你不该沉浸在露娜小姐的死中。
“她的归属是天堂。
“而你,将和我一同沉默在地狱的最深处。
“就算她知道你爱她。”

塔罗尔在地狱的面容是他十四岁的时候,他第一次遇见露娜小姐的时候。
人们在地狱中的面容,是他们一生中最美好的样子。

圣弗里希多诺

“啧,真冷啊。”他小声呢喃着,瞄了一眼浑身裹的严严实实的怪人。
“这雪橇只能载两个人,你要去哪?”他扫了扫撬上的雪,今天的风很大,再不走他们很快就要被可怕的大雪埋没了。
那人没说话,递给他一张用黑色的钢笔墨水写了字的纸条—圣弗里希多诺。

顾叁(肆)

顾叁今天没去后花园,也没看到团子出来找他,他只是坐在书房里,仔细查看书架上的书籍。
“不对……这本也不是。”他把一本书扔在地上。
地上已经是一片狼藉,堆成山的书籍像是快要塌落,他坐在地上,一脸颓废的躺下身子。
他突然起身,跑到后花园里。他失望了,亭子里没有人。
他凝视着对面的墙,一言不发。
有个少年在他背后笑了笑,伸出手揉揉顾叁的发顶,像是一位长辈。
“你是不是能看到墙上的字?”少年道。
顾叁一惊,身体突然开始剧烈抖动。恶魔在他背后用一根针扎了进去,他像一架白骨肢体无力的晕倒在地上。
那针,有毒。

顾叁此刻的感觉,像是被代表死亡的海水包围,而他不过是一颗渺小的石子,最终的结局不过是石沉大海。他早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一个早已布好的局,像提线木偶一样被人逼迫着沿着路线行动。
而恶魔,就是那个死亡之海,那个将他操控的人。
他感觉到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
有人用温热的手摸摸他的额头:“哎呀,做噩梦啦?”
顾叁惊恐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恶魔的腿上,他努力地想要站起来,却发现一切不过是徒劳无功。
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不,他什么线索都没找到呢。
现在不能妄下定论。他转过头,看向少年。

顾叁抿起薄唇:“她呢,我在哪?”
“哦…林家大小姐没来,你放心,我没对她怎么样。”恶魔回以微笑,“你在…混沌里。”
“馄饨?”顾叁咽了咽口水。
“…你是不是饿了?”

顾叁满足的舔了舔嘴角,完全没有更谨慎的考虑过饭菜里是否有毒。对面的少年微笑着看着他不堪的吃相,眼神里没有露出一丝嫌弃。
“谢谢。”顾叁放下碗碟,随手拿起了旁边的一块布擦嘴。
“哎,等一下。”少年道,眼睛里像是在憋住笑意。顾叁有点奇怪,看了看面前堆成山的碗碟,心里头一震。这家伙不会全都让他付钱吧!他可是一分钱都没带啊!
“额,你刚才用的是…抹布。”
“……?!”

“话说回来,混沌是什么?”昏暗灯光下的顾少爷脸色很难看,一脸嫌弃的刷着牙。
少年道:“按你们的话来说就是地狱的入口,也就是地狱之门。”
“可是,真正的地狱之门不在这里,这里名为——鬼市。“
“鬼市?”顾叁问道。
“也就是阴间的集市,”少年微笑着解答,“这里可是中华古国最有名的鬼市,叫阴阳街,也称黄泉路。”
顾叁一惊:“这黄泉路不是死人走的…”
“对,死人,不过我们这里称为灵魂,通向阴间地狱的路。”
“每年,甚至是每一天都有上万的灵魂从这里走向地狱,有西方的,也有东方的。西方有西方的管理者,东方自然也有东方的管理者。”
“那我还没死,来这干嘛?”顾少爷放下东西。
少年的眼神突然变的尖锐无比,几乎要把顾叁贯穿:“请你来帮我找到东方地狱的管理者,阎王。”

【大家好我是失踪已久的作者



顾叁(叁)

顾叁相信自己当时的表情一定是一脸懵逼。
因为白发少年的样子似乎有些失望,他眨了眨眼睛,向顾叁凑近了一些,顾叁已经能清楚的看见他金色的瞳孔。
顾叁想要退后一步,却被少年扯住了领带:“亲爱的,你不记得我了?”
亲爱的?哦我的天啊这是什么称呼…难道他和这人有什么不堪回首的过往?可是,他什么也不记得了啊。
顾叁又开始胡思乱想。他望着少年期待的眼神,最后却只能憋出一句让那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话:“你是谁…啊?”
少年的笑声像寒风一样缠绕在他的耳边,他身后的团子被少年惊的死死扒住了他的衣服,隔着一层布顾叁都能感受到团子在瑟瑟发抖的手已经变得冰凉。
顾叁坚定的向后面的团子靠了靠,伸出一只手抚摸她的发顶。
白发少年发现了他后面的团子,他眼尾一挑,满是微笑的脸配上他的语气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哟,小叁儿,这女娃是从哪来的,我记得顾家都是男丁啊……”
少年微笑着抬起头,扫了一眼他们身后的墙,笑容突然像凝固了一般,他喃喃自语,随后就似一阵风般飞进了那堵墙。
顾叁想要去追,但他现在却是满身冷汗,连想翻墙去追少年问清楚的心情都没有了。

他听到了少年说的话,那语气带着一丝不敢相信。
“捉妖师…林家?”
他转身看向团子:“你姓什么?”
“林。”那团子道。
“那…你们家是干什么的?”
“嗯……爷爷说过我们是捉妖的。”
顾叁不言,走向墙根。
“呆在这别动,我去看看。”他翻过了墙。

恶魔有点不敢相信。
在他被封印的短短的几百年间,居然发生了那么多事情。
他看到那面墙上,有墨迹变淡的静字。
“静…怪不得没听到其他人说话。”他跳进林家已经微弱不堪的结界,看到了一片废墟。
果然,一切都是假象。林家已经被灭门几千年了,怎么可能会有…
后代?!
那个女娃是哪来的?这里不是被轰了吗!
恶魔的脑子有些乱,开始在废墟里翻来翻去,房屋的碎片发出极大的噪音,他却突然停了下来。
“顾叁,给我。”他说。
恶魔背后的顾叁一笑:“那你要告诉我你是谁。”
少年深吸一口气,勾勾唇角,顾叁只觉得手中一空,抬头却是少年得意洋洋的将东西抛在手中把玩。
像是嘲讽。

顾叁深吸一口气,道:“不是人类。”
“对。”
“是妖?”
“不是。”
“是捉妖师?”
“不——对。”恶魔调皮的拉长音调,“我,西方的。”
“本大人今天开心,告诉你,我是——恶魔。”
“这里不安全,你快回去,那女娃的来头不明,你注意点。”
他刚准备转身离开,又转回来:“下次,别再问我'你是谁'这种伤人的问题。”

顾叁今天遇到了一个疯子。
一个自称恶魔的可怕疯子。
他回到顾宅的时候,团子已经不见了,恶魔说的没错,她的确不会是什么寻常人物。
可谁知道她从哪里来,又从哪里去呢。

女童在暗黑的街巷里跑来跑去,不时用匕首刺向身旁来干扰的黑色恶灵。
她的刀法看似简单,却招招命中,那些被刺中的黑色恶灵不一会儿就变成了屡屡黑烟。
“麻烦。”女童极不优雅的啐了一口,收回匕首。
一个贱贱的男声响起,带着一丝嘲讽:“哎呀,大小姐怎么今天那么大火气啊~”
女童抬起头:“爷爷!”
“啊我没那么老都说了叫我叔叔!”
“大叔!”
“……”
“我觉得你这孩子需要好好管教管教…”


【没有人看依然赶稿,我觉得我是个坚强的写手。】

顾叁(貳)

自从那以后,那团子就经常会到顾叁的花园里找他玩,唯一的问题就是从来都不走正门罢了,但这种行为在顾家冷清的花园里除了顾叁会看见并且偶尔指责一句,倒也无伤大雅。
当然照顾顾叁的女佣姐姐也会发现顾叁的衣服上经常会有些污渍,但没有什么麻烦的,反正顾叁的衣服从前全都是干干净净的也没有什么洗得必要,害得女佣姐姐闲的发慌,所以女佣在看到三少爷一脸脏兮兮的回来倒有点为自家少爷有男子汉气概的自豪。
总是,一切都如顾叁遇到团子之前一样平静,又和之前有些微妙的不一样。
大概是因为,顾叁会笑了吧。真正代表快乐的笑容。

今天的团子到花园里的时候愁眉苦脸的,像是遇到了什么麻烦的事情。
顾叁还是在翻着那本没有结局的书,他想找出什么线索来。
他不无担心的望着团子:“怎么了?”
团子没有回话。
“饿了?还是受伤了?”
团子摇摇头,抬起满是泪水的眼眸。
“都不是…我哥哥回来了。”
顾叁惊讶的挑眉:“那不是好事么?”
对于他来说,有亲人回来了,就算是一个对他不太好的亲人,他也会觉得这是万幸的。因为,一个人,真的是太痛苦了。
团子的眼睛已经红肿:“他死了……回来的是他的尸体!”
顾叁微笑着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团子的发顶:“对不起。”
顾叁的眼睛红红的,深吸一口气:“我的母亲去世了。
我可以理解你,因为我知道这是一件很难过的事。
却明明只有'死亡'两个字这么简单……”
“可是…真的是太难受了啊!”顾叁抱着头,蹲了下来。
团子向前走了一步,把手轻轻地放在他的背上,虽然只是小小的手掌,却让顾叁像是盖上了暖和的、厚厚的毯子,针脚细密整齐,每一针每一线都是用了心在做的。
就像是——母亲送他的毯子一样,绣着百合花的毯子。

他的声音有点闷闷的:“对不起…应该是我安慰你的。我已经没事了,快回去吧……”
团子没有动。
“快回去,你的家人会担心你的……”
团子还是没有动。
顾叁终于察觉了什么异样,抬起头。看到的是女孩惊恐的眼神。
顾叁背后一整狂风,他的冷汗不断从背后冒出,他快速地伸出手捂住了团子的眼睛。
他没有回头,他不敢回头。
他对后面的那一团狂风不由自主的感到害怕,却又有熟悉的感觉向他袭来。
黑色的羽毛片片飘落在顾叁的身边,他闭上了眼睛,把团子挡在后面,慢慢转过身。
顾叁将要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时间仿佛逐渐变得粘稠,像一条丝带静静飘落下来,几近停滞。

他看到是画像上的那少年的眼睛,只不过与黑色的油墨不同,它们是真实的,正如他所想的金色——金色眼瞳。银白色的发丝在风中飘动、散开,与少年巨大的黑色翅膀形成鲜明的对比,却又毫无违和感。

“嗨,顾叁,好久不见。”